《赌气嫁给心上人的堂哥,我一胎生三宝》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杨臣,宋娇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:赌气嫁给心上人的堂哥,我一胎生三宝

小说:年代

作者:叁拾月

简介:喜欢的男人结婚后,林诺一气之下嫁给了他的堂哥,时刻监视别人夫妻的生活,直到对方老婆怀孕,她一把将人推翻,险些酿下大错。重生到九零面对这样的剧本,林诺只想自戳双目,爸妈疼她,公婆让她,手握土味老总人设的亲哥简直把她宠上天,就连那个毫无存在感的大学生老公原来也默默喜欢她。哇哈哈哈——林诺简直做梦都要把自己乐死了,有这条件还当什么人见人打的三。是安安心心当个宠文女主不香吗?

角色:杨臣,宋娇

赌气嫁给心上人的堂哥,我一胎生三宝

《赌气嫁给心上人的堂哥,我一胎生三宝》第1章 令人脑梗的人设免费阅读

“啪!”

林诺结结实实挨了一记耳光,半边脸颊疼的麻木,耳朵里也嗡嗡直响。

面前是盛怒的男人,胸口剧烈起伏,看着她的眼神充满厌恶,“如果小娇和孩子有什么事,我绝对不会放过你!”

丢下这句话,杨臣气冲冲摔门离开。

林诺低着头,白白净净的右脸浮现一个通红的巴掌印,良久,她动了动嘴角,偏偏扯到伤处,疼的她倒吸一口凉气,换了她以前的脾气,挨了打必定要双倍还回去。

可这次她真没底气。

门再次打开,进来的是穿着蓝色外套的中年女人,也是这具身体的母亲林母,林母是得到消息急匆匆赶来的,跑的很急,气息不定,看见女儿红肿的半边脸,又心疼又生气。

“是谁打的你?他们怎么下手这么重?”

林诺咬了咬嘴角,喊出声妈,“我、”

“是不是杨臣打你了?”林母截断她的话,拉着女儿在长椅坐下,抓紧她的手,“这一次真的是你太过了,你以前再怎么任性我和你爸从来不怪你,可你怎么能、宋娇她怀孕了,你怎么能推她,真要闹出事,那可是一尸两命的大事,你这是在犯罪,谁都保不住你。”

林诺百口莫辩,沉默的低着头。

她能怎么辩,说她不是林诺,她就是莫名其妙穿到这具身体里。

还是说她没有推宋娇?

问题是她有原主的记忆,原主真的推宋娇了,目的还真的就是想让宋娇流产。

见女儿沉默不语,心情低落,林母也心软,虽说劝解的话不知说了多少遍,可为了女儿不犯下大错,该说的还是要说,“妈知道你喜欢杨臣喜欢的不得了,可杨臣他不喜欢你,况且他和宋娇已经结了婚,那就说明你们两个注定没有缘分,你就应该斩断自己的念想,也怪我和你爸,”

“当初杨臣和宋娇结婚,你回来说要嫁给杨默,我们还以为你终于想明白了,高高兴兴的送你出嫁,谁知道你竟然还是为了杨臣,一年过去,你没有好好经营自己的感情,反而搅和在杨臣和宋娇之间,如今更做出这种事,”

林母叹口气,为了这个女儿她真的是操碎了心。

林诺也叹气。

林母说的一点都没错,原主就是这么个人设。

喜欢杨臣喜欢的不得了,死缠烂打得不到,杨臣最后还是娶了宋娇,她还是不死心,为了亲近杨臣,竟然嫁给杨臣的堂兄杨默,直接和杨臣宋娇生活在一个屋檐之下,时刻视奸他们的生活,平时各种蠢事更是不知道做了多少。

到宋娇怀孕,她更是像疯了一样,时刻诅咒宋娇流产。

最后竟然还真的动手推了宋娇,让宋娇去死。

“好了,你在这里休息会,妈去看看宋娇的情况。”林母本身就是卫生院的医生,她说了那么多,也不知道女儿能听进去多少,想着还是先解决眼前的事重要,老天保佑宋娇和胎儿千万别有事,不然真不知道他们还能不能护住女儿。

林母起身离开,突然又想到什么赶紧折回来,“看我急昏头了都,你推宋娇的事杨默知道吗?”

林诺摇头,“他不在家,”

林母说,“他不在也好,毕竟他是杨家人,倒也省了他夹在中间左右为难,回头我让你哥过来一趟,看这件事怎么处理比较好。”

林母字字句句替自己考虑,林诺真心觉得感动,想到原主做了那么多混账的事又替她心虚,因此等林母离开,她忍不住喊住她,“妈,怪我,让你们操心了。”

林母眼眶一红,自从女儿迷恋上那个杨臣,不知道跟他们吵过闹过多少次,她都快忘了女儿以前也是个懂事的姑娘,“都是一家人,你爸和我还有你哥,我们都盼着你好好的。”

“嗯。”

林诺重重点头,她不是个好女儿,但林母和林父对她真的是从小宠到大,她以前也懂事聪明,考上了师专,出来之后分配在村校当老师,衣食无忧,日子过的十分好,直到遇见杨臣,她整个人就像疯魔了一样,作天作地,自己丢人丢脸不说,还连累林父林母面上无光。

轻轻拍了拍脸颊,林诺甩去那些可耻的回忆,反正她是做不来原主那些事。

杨臣就算再好,身上被打了另一个女人的印迹,那就是别人的专有物,绝对碰不得的。

何况她也是有丈夫的人。

提起丈夫杨默。

林诺心情更复杂。

林父林母当时是看她知道杨臣结婚受了刺激,寻死觅活的,等她说要嫁给杨默,他们也不敢刺激她,主动出面找杨默提了这事,大概他们还以为她终于斩断了对杨臣的念想。

哪会想到她存了那么龌龊的念头。

她嫁到杨家,从来就没打算和杨默好好过日子,一门心思记挂着一墙之隔的杨臣和宋娇房里那点事,最离谱的是竟然还让杨默去勾引宋娇,好成全她和杨臣,杨默不愿意,她就跟他又吵又闹。

杨默大概是对她无语了。

起初每个礼拜回来一次,到后来半个月一个月,这次足足两个月没回过家。

就原主干的这点事,林诺琢磨着没个七年八年的脑梗,绝对也做不出来。

“你让开——”

外面突然传来吵吵闹闹的声音。

林诺想着躲在里面也不是办法,她犯下的错不能一直让家人给她善后。

深吸口气,她一把拉开门。

外面就是卫生院走廊,九十年代初镇上的卫生院,墙壁都是统一刷成半截绿色,空间里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。

然而她第一眼看到的却是一个背影。

年轻男人的背影,瘦高的个子,发型清爽,露出一截肤色偏白的脖子,往下是白色的衬衣,宽阔的肩膀能将衬衣很好的撑开,腰部往下塞进蓝色的裤子,整个人的气质就是干干净净的。

虽然挺不合时宜的,但林诺不得不说,这个男人的气质特别符合她的审美。

此时的林诺并没意识到这就是她有名无实的丈夫杨默,直到男人转过身来,一张十分清俊的面庞映入眼帘,林诺在心里卧槽一声,她以前怎么从来没发现杨默气质这么好?

杨默也看着她,眉头皱紧。

“出来干什么,这里有我挡着,你进去!”

二话不说将她推回休息室,还把门给关上了。

林诺一愣,她这是被她那个便宜老公保护了?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叁拾月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corfu-map.com/6709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