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江湖客》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桑先生,桑金祥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:江湖客

小说:纯爱

作者:听花谷小妖

简介:出生十五年才知身体是男儿。抚养自己长大的师傅为什么将自己当作女孩养大?求来的良人又该如何面对?所有的亲人朋友共同构建了一个庞大的谎言,信任的人在哪里?

角色:桑先生,桑金祥

江湖客

《江湖客》第1章 龙凤妖胎免费阅读

二月初二子夜,青州凤城雷雨交加。

“咔嚓”一道惊雷。

城内桑先生府中一嗓子婴儿的响亮啼哭伴着雷声划破夜空。

“生了生了!”

产房外守着的桑先生听见这句话终于抹了把汗,松了一口气。

谁知,一口气没松到底呢。

“哇哇”哭声又起,产房内此起彼伏的惊呼声又闹哄哄嚷出,“是龙凤胎!”

龙凤胎!

桑先生喜的哈哈哈,脸笑成花,旁边八十岁老母扑通一声跪倒,不住口的念阿弥陀佛。

二月二龙抬头,桑先生家正节日里又喜添一对儿女。

龙凤胎女儿大,儿子小。女儿取名芍药,儿子取名铁军。

桑先生一手抱一个,高兴的眉欢眼笑,连说人生圆满了。

正要吩咐下去明日起城门外舍粥行善三日呢。

风雨沉夜里,家丁跌跌撞撞一头闯进来,哭唧唧跪倒,“老爷,不好了!宗祠起火了!”

才刚得子就雨夜起火,还是桑家宗祠……

桑先生直觉不详,不由瞄了瞄手里的孩子。

正犯嘀咕呢,高墙外一声清朗的宣道号声隔雨穿风传来。

“无量天尊,这位檀越,得了一双奇儿女啊。”

这一句话真真算是说到桑先生心坎儿里去了。

他连忙恭恭敬敬的亲自去请那高人进府,虚心求教一双儿女命格。

高人一身蓑衣,头戴斗笠,笠檐低垂看不清容颜,左手露在外的一段苍白手指上戴着一枚小巧的金铃铛戒指。

他即不肯受桑员外布施,也不愿踏进大门半步,只是门口廊檐下听员外说了宗祠起火的事后,掐指一遍,低声叹息一回,“果然是……你这一双儿女……哎……”

见他言语吞吐,桑员外心里更惧,“高人,神仙,神仙救命啊,求神仙救一救我桑家。”

高人一副莫测的样子,故作为难犹豫半天,才下定决心似的道,“你这一双儿女是一对妖仙托生,要给你家带来灾难,如今才刚降生不过是宗祠起个火,待他们满月后,倘若桑先生没按我的交代行事,只怕你家老夫人第一个不好,而后合宅都不安宁,降下天大灾祸。”

桑先生向来最信这个,闻言抖如筛糠,扑通跪倒磕头咚咚的,不住口的求拯救桑家。

高人一双眸子自笠檐下冷冷瞥一眼这胆小如鼠缩成团的男人,见他响头磕的脑门都渗血了,这才轻咳一声,慢声道,“天机不可泄露太多,你这双儿女若想成人,又不妨家克口,除非女做男养,男做女养,两人互换名字,彼此一生不许相见。”

桑先生呆住。

见他这反应,高人满意的掀掀唇角,“你这女儿须送往极远之地当作男儿粗糙养着,千万不要当女儿娇惯教养,满二十岁再相认,至于这儿子……”

“儿子如何?”桑先生一脸紧张,这可是他的长子。

“儿子若是满月那天令堂无事,便可从此无忧,可放心当女儿养在身边,二十岁那年恢复男孩身份。”

“这话怎么说?若是满月后有事呢?”

高人笑了,其声如夜枭,令人毛骨悚然,“那就没办法了,不斩杀这妖物,你全家一年内必然死的鸡犬不剩,猪狗不留。”

桑先生白着脸瘫倒在地。

压了压笠檐,高人笑着缓步离开,手上金铃铛脆响有声,雨夜里遥遥送来一句话,“铁军踏破关山,芍药不见牡丹。桑员外,若想一双儿女周全,可把这句话记好了。”

女儿当下便被更名铁军,夜都没过就被派人送去了边关堂弟处,孩子襁褓内附一封书信,详细说明家中发生事情,更把那句“铁军踏破关山”重之又重的浓墨加粗。

儿子如今更名芍药。

满月这日,桑先生母亲下台阶时一跤跌倒摔破脑袋,半天不到便丢了性命。

老太太丧命同时,桑家宗祠先祖排位下有血渗出,桑先生视为不详,誓要斩杀妖儿。

谁知气势汹汹带着人回到家,却发现府内连孩子带夫人都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点起家丁,桑先生怒火冲天的就去追捕这对母子。

才刚满月身体羸弱又心内惊慌的桑夫人,抱着孩子行走艰难,一路专捡人少的山林躲藏,但还是在夜晚时分被追上了。

眼见山下火把通明,桑夫人心知若是被寻到,这孩子绝无可能存活。

于是她哭了一场,将孩子仔细包好,取下手腕上一只缀着银铃铛的镯子,亲了亲孩子,狠狠心把儿子藏在一丛草里,然后一步三回头的朝着火把附近的方向跑去。

她刚离开,那山林里便走出一男一女来,女的上前抱起孩子,男的取出一枚空心银针扎入孩子腑脏,握针的苍白手指上一枚金铃铛戒指格外惹眼,片刻后他取出银针,低声道,“佛陀金血注好了,好好养大这孩子。”说完径自离开。

女的抱着孩子跪地恭送男人,直到背影不见才敢起身。

桑夫人终于还是被抓到了。

“那个孽障呢!”桑先生一脸凶狠,见她手里不曾抱着孩子,气极败坏的质问。

“那是你的亲儿子。”桑夫人神色镇定,火把照耀下,神色忽明忽暗,“不知道哪里的妖道几句话蛊惑的你就要来杀自己的亲儿子,桑金祥,你还是人吗?”

妻子向来温柔贤惠,从没有这么与他针锋相对过。桑先生一时愣了愣,心内嫌恶无比。

可一想到那个妖儿,他还是忍住一腔怒火,语气和缓的试图说服妻子,“夜儿,你也看到了,那个道士说的一件不差都发生了,那是高人啊,拯救咱们桑家的神仙,你素来贤惠,怎么大事上这么糊涂呢?”

桑夫人失望的盯着面前糊涂愚蠢的男人,咯咯咯迎风狂笑。

自己当初做的真的是对的吗?散去一身本事叛出一寸天,怎么就得了这么个下场。

面前的愚人,说再多也没用。

“桑金祥,你愚不可及,你狠心送走我的女儿,又杀我儿子,我死了变成鬼也不会原谅你!”她说完袖内抽出一把匕首,眼都不曾眨一眨的,干干脆脆抬手抹了脖子。

周围突然响起一阵悦耳的金铃声,围着她的桑先生和家丁们瞬间抽搐倒地。

一身华服美裳的绝美青年指尖捻着一枚金铃铛戒指停在她面前。

“夜儿,跟我回一寸天,我就立刻救你,还会想办法恢复你一身本事。”

桑夫人笑了,未曾答他,却努力提起手里的匕首,照着那血流喷涌的脖子又狠狠的扎了下去。

咔嚓一声惊雷响过。

天,又开始下雨。

青年叹惜着抱起女人的尸体离开。

雨夜里,朗朗的歌声远远传来:“……些须做得工夫处,莫损心头一寸天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听花谷小妖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corfu-map.com/6762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