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王爷别读心了,星际王妃要暴走》容宁 赵嬷嬷小说免费阅读

小说:王爷别读心了,星际王妃要暴走

小说:古代言情

作者:千樽雪

角色:容宁 赵嬷嬷

简介:纵横星际的军火女王意外穿越到了古代,一手绝活倒拔垂杨柳震惊众人。某腹黑王爷靠近:王妃这脸……容宁不屑:我就知道没有人可以抵抗我的美貌。萧霁尘:真丑,本王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。容宁:男人,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。萧霁尘:你睡地上。某人不屑直接爬床:男人,你在玩火。某腹黑王爷提剑威胁:滚。某暴力黑莲花含泪打地铺:好嘞。若干年后……萧霁尘:夫人,你睡床。容宁:把我的意大利炮抗出来。

王爷别读心了,星际王妃要暴走

《王爷别读心了,星际王妃要暴走》免费阅读

大礼王朝二百三十七年冬,雪落满了京城。

黑沉沉的夜空里,一道蓝光呼啸而过,像一把刀将夜幕劈成两半,随后一闪即灭。

容宁躺在冰冷的石板上,鞭痕遍布全身,像是黑暗中睁开的眼睛。

她的身体动了一下,伤口牵扯着无数根痛觉神经,剧痛如潮水般铺天盖地般涌来。

痛得她几乎窒息。

门忽然被人从外面踹开,裹挟着一阵寒风吹了进来。

一个年纪稍大的婆子手上端着一个盆,二话不说将水泼在了她的身上,凉水冲在伤口上。

刺骨的冷和钻心的疼,让她不由得哆嗦了一下。

“呸,”老婆子往她身上狠狠地啐了一口,“真是晦气,要我说那三十个板子怎么就没把你打死,现在还得伺候你,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。”

容宁毫不畏惧地瞪着赵嬷嬷,指甲竟硬生生在地上磨得裂开了。

“哟呵,还有力气瞪我,饿了你三天还有这么大力气?真是贱命一条!”

老婆子一口银牙咬的咯咯作响,突然一脚狠狠的踢在她的小腹上。

“啊——”

她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,整个人被她踢得滚到了角落里,身体蜷缩了起来。

一瞬间,她听见了骨头断裂的声音。

赵嬷嬷一脚一脚不停地踢着,骂道:“我让你害人,我让你害人!”

“我没有!”容宁咬着牙,语气依然坚定,眼睛透着血一般的红色。

“你最好打死我,不要让我有翻身的一天。”

外面的人听到动静走了进来,几个年龄跟赵嬷嬷相仿的婆子被她吓了一跳。

急忙过来拦住她,劝说着:“赵嬷嬷手下留情啊!你这样会打死她的,睿王还未休妻,怎么说她也是个王妃。咱们做下人的,哪能对主子下这么狠的手。”

“是啊,你把她打死了容相那边怎么交代?”另一人也跟着说道。

“我就是要打死她!谁不知道她在容府也是个黑心肝一肚子坏水的东西,对自己的妹妹三番五次下毒手。

容相自然也是觉得有她这样的女儿只会让家族蒙羞,我打死了她,指不定容相还得提着礼来谢我!”

赵嬷嬷看着奄奄一息的容宁,眼中闪过一道寒光。

突然一脚狠狠的踩在她的手背上,狠狠地碾,顿时一阵钻心的剧痛传来。

她整个人痛得几乎痉挛。

“贱人!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!

同样的容家的女儿,人家二小姐是生的是国色天香,只有她丑陋不堪。

这种货色卖到勾栏院也是个赔钱货!”

其他两个嬷嬷眼里闪过一丝不忍,但是看着赵嬷嬷却也不敢说什么。

过了一会儿赵嬷嬷终于停下了动作,一张褶皱横生的脸狰狞可怖。

容宁抵抗着身上传来的阵阵剧痛,突然朝着斜上方伸出了手,似乎想要极力地抓住什么东西。

三个人面面相觑,只觉得眼前这一幕说不出的诡异。

“少在这儿装神弄鬼的!”赵嬷嬷壮着胆子说了一句。

他们不知道此刻容宁的眼中浮现出了一个淡淡的人影。

她穿着奇怪的衣服,脚上是一双黑色的靴子,但是后面有一个细长的根。

是她要容宁从没见过的样子。

在她挨打的时候,那个人想要帮她推开赵嬷嬷,可是她却穿过了赵嬷嬷的身体。

“杀了她!”容宁终于抓住了她的手,积压许久的怨恨,都包含在了这三个字里。

几个嬷嬷面面相觑,听到她说的话之后,只觉得背脊生凉,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话一说完,容宁那只伸出去的手,就这么无力地坠落了。

赵嬷嬷后背出了一层汗,似乎也被刚才的景象吓到,她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,探了探容宁的鼻息。

她已经没有了呼吸。

赵嬷嬷一下子跌坐在地上,呆若木鸡,眼睛因为震惊和恐惧而睁大。

颤抖着声音:“死……死了……”

其他两个嬷嬷见状撒丫子就往再外跑,还一边喊着:“不关我的事儿,是你干的。”

忽然间,一阵疾风从他们身旁刮过。

门竟然砰的一声关上了,将二人的去路阻拦。

刚刚还躺在地上没了呼吸的女人,此刻站在她们面前。

她活动着肩颈,脸上逐渐浮现的笑容令人不寒而栗。

“去哪啊?”她的声音又轻又冷,像是外面的飘雪。

落在她们身上,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“诈尸啊!王妃饶命!”几个人哀嚎着,一边跪了下来,朝着她忙不迭地磕头。

“冤有头债有主,是赵嬷嬷把你打死的,不要找我不要找我……”

“我从来没有打过你,是赵嬷嬷不准我给你饭吃的,不关我的事啊……”

片刻间,她们听到了一阵微弱的声响。

一抬头,就看到她身上湿透的衣裳和头发,正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干燥。

身上的伤痕也在全速愈合。

恐惧令他们腿脚发软,瘫坐在地上,喉咙也仿佛被什么东西掐住了。

发不出一点儿声音。

容宁才往前走了一步,那边两个嬷嬷已经吓得眼睛一翻,晕了过去。

她朝着赵嬷嬷走去,她已经变得魔怔,浑身抖的跟筛糠一样,嘴里不断地重复着:“是她让我做的,是她让我做的,你去找她别来找我……”

她?

“你说的她,是谁?”容宁蹲下身,捏住她的下巴,强迫她和自己的视线相对。

“是柔侧妃……她让我好好‘关照’你,她给了我银子……”

“很好,不过怎么办呢?我答应过她,要为她报仇的。”容宁声音不紧不慢不温不火,进到赵嬷嬷的耳朵里,却是一个又一个的催命符。

“所以……你先死吧。”容宁轻声附耳低语,呼吸吹在她的耳边。

赵嬷嬷眼睁睁看着,她的手上凭空多出了一个金色的东西,模样怪异。

容宁微微一笑,将枪口对准她的心脏,扣下了扳机。

顷刻间她的胸口处出现了一个黄豆粒般大小的洞,她倒在地上,没有留一滴血。

容宁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站起身,脑袋越发地晕乎了起来。

看来得赶快找到那个东西才行。

她走出房门,月光洒满了这个被白雪铺满的院子,静谧而温柔。

一个分不清是男是女的人,站在不远处高高的塔尖上。

宛若神祇。

那人一身白衣,赤着双脚,如墨的青丝低垂下来。

整个人身上散发着一层淡淡柔和的光晕,美如幻境。

容宁与之遥遥相望。

“你是神吗?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千樽雪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corfu-map.com/9039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