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凤婉 王氏小说《流放路上,我全家都觉醒了金手指》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:流放路上,我全家都觉醒了金手指

小说:古代言情

作者:九方左慈

角色:林凤婉 王氏

简介:一觉醒来,祝家三口都要吓尿了。这啥破地方,又穷又苦又破又可怕,而且它它它居然还有怪兽!穿越来的不是时候啊,怎么还在流放的路上呢?还好,大家都有金手指。祝爸觉醒奶爸系统,喜笑颜开。祝灿开启了满级号,喜出望外。祝妈得到了玉泉仙府,欢天喜地,这就是传说中的空间吧。那就,一家人在一起,努力的打怪兽吧。只是打着打着,怎么就打下了一片江山……

流放路上,我全家都觉醒了金手指

《流放路上,我全家都觉醒了金手指》免费阅读

这一夜,祝家三口像往常一样,静静地入睡,一切看起来都和平时一样,没有什么不同,只是他们却都做了一个奇怪的梦。

那是一个陌生的地方,被太阳晒的干透的黄土地上,就像烧焦了的玉米饼一样,黑黑破破,布满了深深浅浅的沟壑不说,还容易掉渣。

这种地方,向来是荒无人烟,而此时一条长长的队伍,却出现在了暴烈的日光下。

这个队伍里,男男女女都在机械的前行着,有满头白发的老人,也有被抱在怀里,或者被背在背上的娃娃。除了仅有的几辆破板车,其他的人都是深一脚,浅一脚的慢慢走在皲裂的大路上。

突然,队伍中间的一个年轻妇人,抱着肚子,踉跄的跪在了地上,她这一摔,她旁边的老妇人和孩子也没站稳,跟着一起倒在了地上。

“走!”伴随着不耐烦的话音,一道鞭子就落在了她们不远处。

年轻妇人也顾不得疼,手掌撑着地,努力往起来爬,只是,她实在太累了,有些站不起来。

而周围的人,全都满脸麻木,漠不关心的继续前进着。

“啪!”第二道鞭子紧跟着落下,这回,打在了年轻妇人身边的老妇人身上。

“凤啊——”老妇人却不管那钻心的疼,扔掉包袱,吃力的爬起来就赶紧帮忙搀扶年轻的妇人,两个人十分艰难的这才爬起来。

“啪!”第三鞭子就抽在了孩子身上。

“初一——”年轻妇人还没站稳,就一把扯过孩子,“疼不疼,啊,疼不疼?”

“一啊,你——”老妇人哽咽着说不出话,这孩子怎么就突然跑自己旁边去了呢,明明在她儿媳妇那边的。

老妇人一扭头,却是立刻笑着说,“官爷小心累着胳膊,这就走,这就走。”

“奶,娘,我一点都不疼,倒是你们,疼不疼?”小一仰起头,满是污迹的脸上,两个黑灿灿的大眼睛里满是关心。

“娘没事,娘好着呢,你下回不许这样了,知道吗?”年轻妇人咬着牙,却露出了一个笑容。

“娘没事就好,我知道了,娘,我扶着你,这回你就不摔了。”小一天真的说着,就背着巨大的包袱,伸手挽住了她娘的臂膀。

年轻妇人吸口气,咬着牙,“好。”

老妇人转回头,就看见年轻妇人背在身后的手心,斑斑点点的全是血迹。

老妇人心里一窒,脸上神色变换不停。紧跟着,她说:“一啊,你看着点你娘,奶去去就来。”

“娘,没用的,你,你别去。”年轻妇人苍白着脸,扯住老太太。

“快走!”旁边手握鞭子的官爷不耐烦的开口。

“官爷,我儿媳妇要生了,真是没法走了啊!您让我们歇口气吧?”老妇人恳求道。

官爷眯着眼睛,立马就说:“她留下,你走!”

老妇人闻言,恨不得扒了这狗兵的皮,这是摆明了让她儿媳妇留下等死啊。可是她却无能无力。

“官爷,这是我全部的家当了,您行行好吧。”老太太艰难的带着笑,从满是尘灰的发髻里,摸出一颗小小的,米粒大小的,带着洞的金珠子,塞到官爷手上。

官爷用手捻了一下,“规矩你要懂,不能走那就别走了。”

“懂,懂,我这就去借车。”老妇人点头哈腰的说完,就朝着队伍右边的一辆破板车急速走去。

“娘,你别——”年轻妇人本想阻止,却突然肚子一疼,疼的发不出声了。

……

林凤婉的梦境到这里,就戛然而止。她平时也不爱做梦,谁知道,今晚这个梦居然这么清晰。

而且,这梦的啥乱七八糟的,怀着孕的妇人,还那么往死里走,这是什么人才能干出来的缺德事啊。

林凤婉越想越气,年纪大了,就更加看不得这些事,她干脆睡不着了,起身摸了摸床头的灯,谁知,摸半天没摸到。

“灯呢?”林凤婉奇怪道。

话音刚落,就感觉眼前白光一闪,她条件反射的眯着眼,并且用五指并拢挡在眼前。

这光也太刺眼了吧,她往后仰了仰,眯着的眼睛看向前方,这一眼,让她的嘴巴毫无知觉的张大,眼睛也慢慢瞪圆。

因为此时的她,正躺在一片柔软的草地上,而她,此前却一无所觉。

“这是哪?”林凤婉坐起身,怔怔地看向四周。

又是话音刚落,她的脑子里就冲进了庞大的信息,她只来得及记住“玉泉仙府”四个字,就毫无抵抗的又沉沉睡去。

而林凤婉的老公祝厚山,却根本没有发现他枕边人的异常,依然鼾声如雷,睡得毫无所觉。

只是他的梦境,却还在继续。

这是一辆没有车厢的平板架子车,就是一个木板带着两个两个轮子,车前面绑着粗壮的麻绳,而麻绳套在一个年轻男人的身上。

年轻男人十分卖力的向前拉着车,只看他紧握着车两侧的把手,气喘如牛,脖子上也显出根根青筋。

车上半躺着两个老人家,一个用帕子遮在头上,手里,还摇着把扇子,另一个戴着个草帽,目光深邃,不知道在想什么,根本不顾前方的年轻男人已然汗流浃背。

就在这时,一个老妇人满脸焦急的走过来,她慌张的喊着:“大老爷,大太太!”

原来是刚才的那个老妇人,她伸手扒住车边,“求求老爷太太了,我儿媳妇要不行了!老爷太太行行好吧。”

板车上坐着的大老爷祝铭远一副事不关已的模样,倒是衣着整齐的大太太王氏,闻言用一只手掀起帕子,抬眼上下打量了一下灰扑扑,衣衫褴褛的老妇人,“他走了,谁来拉车?”

“不不不,不是,不是让他走,求求您就让我儿媳靠一靠车边吧,好歹给我三房留个后啊。”老妇人慌忙摆着手,眼睛里满是祈求。

“三房,你也配?”大太太王氏眼皮一挑,说出的话却像刀一样扎在了老妇人的心上。

老妇人想也不想就扑通一下跪倒在地,用尽了浑身所剩不多的力气,把脑袋向地上磕去:“那是两条命啊,大太太,您就可怜可怜我吧!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九方左慈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corfu-map.com/90466.html